北京
定位城市:北京
猫眼电影 > 热点 > 资讯正文

没流血没牺牲,这部任素汐新片《通往春天的列车》一样让你哭!

猫眼电影   09-22 14:21   322

转眼间,电影院复工已经一个多月,看遍了科幻大片、童话巨制,品味了凄美爱情、战火纷飞,现在,任素汐的新片《通往春天的列车》终于补上了现实主义的一环。

 

这部聚焦小人物、小事件的影片,看起来一地鸡毛蒜皮,却在细节中处处扎心,有着直达心灵深处的压抑和触动。


 

演员这个职业,在绝大部分普通观众的印象之中,往往都和“好看”脱不开关系。想做一个能凭借一己之力挑起一部戏大梁的一线演员,绝大部分时候都需要有着比普通人更出众的容貌,其次才要比拼演技、资源等等。

 

当然,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纯粹的实力派,也开始受到大家的关注和喜爱。不过这种不重相貌重实力的状况,还是更多出现在男演员身上。女演员中,单纯凭借惊艳众人的演技实力,便能打出国民认知度,还是少之又少。任素汐,无疑是近几年来成绩最突出的一位,几乎没有之一。

 

从戏剧舞台上的经年打磨,到电影版《驴得水》中一鸣惊人,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导演专业的任素汐,无疑是天赋与技巧兼顾型选手。

 


 

 

在《驴得水》成功后,任素汐又继续在《无名之辈》、《我和我的祖国》、《半个喜剧》等大银幕作品里让观众明白了她的出众并非偶发事件,而是持续输出。并且,放眼整个华语影坛,任素汐都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她所扮演的角色,几乎找不到更优甚至近似的替代选项。

 

而她所出演的诸多角色,基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能让观众迅速产生共情的平凡小人物。在《通往春天的列车》中,任素汐饰演的女主角,又是一个普通到再不能普通的小人物。但这样一个平凡的角色,又一次被任素汐成功演绎的熠熠生辉。

 


 

《通往春天的列车》,是青年导演李骥的长片处女作,在去年曾成功入围釜山国际电影节的新浪潮单元。一部青年导演的处女作,能受到亚洲最重要电影节之一的关注,想必是有其过人之处。再加上选片一贯谨慎的任素汐主演,这部《通往春天的列车》一早便成功引起了我的关注。

 

影片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凛冬时节东北小镇中的故事,全程在导演李骥的老家齐齐哈尔取景。在影像上,《通往春天的列车》无疑是展现了东北工业老区如今的萧索一面,仿佛整个城市都陷入了长久的冬眠,缺少活力,充满无奈。

 


 

影片男主大川,在一家火车配件厂工作,高铁时代来临后,厂子的效益降到了冰点,买断工龄的状况在厂子里早已成了家常便饭。终于,大川也要迎来自己预料之中被买断工龄的命运,唯一的期待便是一个月后将获得4万元补偿金。

 

 

而任素汐饰演的大川妻子,这时已经怀有身孕,他们的家庭将在这个不景气的时刻迎来一名新的成员。屋漏偏逢连夜雨,大川一天夜里凑巧经过厂房围墙时,一个沉甸甸的布袋被从厂子里扔了出来。

 

大川没能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上前检查了包裹,发现是有贼趁夜色偷了厂里的零件,还没待大川想好如何处理,厂子里的两个夜班保安便冲了出来,将大川按倒在地。

 

 

 

因为被当做了偷零件的贼,大川失去了即将到手的4万补偿金,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这里影片给了一处很有意思的设计:两个“抓获”大川的保安,明目张胆的向大川索贿,暗示只要大川“懂事儿”就不会上报领导,被大川拒绝。

 


 

 一来大川的自尊不允许他向这种趁人之危的勒索行为低头,二来我认为他是觉得如果给了保安钱,就相当于默认了自己真的是那个贼。

 

可在大川被厂子开除后,任素汐又带着大川到厂长家送礼求情,然而厂长则是完全不为所动,表示只有大川抓住小偷证明自己清白,才能拿到补偿金。

 

 

一边是愿意收钱了事被拒绝,一边是送礼上门都不收。

 

看似如果大川一开始就接受了保安的勒索,一切就能得到妥善解决,也不必之后再去求厂长,毕竟前后两者的胃口显然不是一个数量级。

 

但仔细想来,我们绝大多数人处于大川的位置时,恐怕都不会接受保安的勒索,可等到出事以后,又免不了去领导那寻求解决办法。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人情社会中默认的规则与逻辑。

 


 

影片此后的故事,便进入了大川波折的抓贼之旅,整个过程甚至还不失悬疑性和紧张感,当然最突出的还是现实性。

 

在《通往春天的列车》里,我们能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像是这个小镇的一部分缩影,他们的生存状况,在当下仍极具代表性。

 

你比如任素汐一家,她的父亲应该曾经是某个单位的干部,这也让大川两口子想过要向父亲求助,但他们也知道父亲退休之后便没有了多少影响力,所以迟迟不好意思开口。

 

而任素汐的弟弟,终日好吃懒做,自己没有生计却还要打肿脸充胖子为女友一掷千金,偷父母养老的钱炒股血本无归把父亲气到住院,却还丝毫不知悔改,做着有一天能暴富的春秋大梦。

 

 

虽然影片很努力的给各种写实的波折注入了荒诞感,但大部分时间还是难免让观众因为代入感而产生与角色感同身受的焦虑。

 


 

好在导演设置了一场大川一家和基友一家吃饭的戏,将影片前半部分所积压的情绪,在高潮即将到来前彻底释放,也让观众在这些小人物身上看到了他们依然对美好生活有着不灭的向往。

 

看过《通往春天的列车》后,你会觉得并不是影片中这些人物自身有着多大的问题,导致了他们的种种不幸,而是在这个让人深感无力的大环境之下,像大川一家这些极其平凡普通甚至还相当善良的人们,他们是真的没有办法凭一己之力抗拒“命运”。

 

影片结尾,大川和基友坐上了南下的列车,这时他苦苦追寻的小偷事件的结果对他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离开了那个让人骨血寒凉的冬天。他是否将就此通往春天我并不能确定,但至少要向往春天,才有可能真的有一天看到生机与复苏。

 


 

 

《通往春天的列车》,作为一部年轻导演的长片处女作,毫无疑问是令人惊喜的,尤其它还是一部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作品。

 

 

在今天,任何一部能够登陆大银幕的现实主义华语电影,仍然是“珍稀动物”,去感受一下细节之处带来的感动与思考吧。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