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定位城市:北京

专访《解忧杂货店》董子健:都有烦恼,我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猫眼电影   2017-12-29 11:49   911

大多数观众知道董子健这个名字,开始于《青春派》这部影片,影片描绘了挣扎于高考与初恋之间的高中生校园生活,写实而严肃。在电影里他扮演失恋后高考落榜的复读生“居然”。因为这部戏,董子健在19岁的时候拿到了上海电影节电影频道传媒大奖的影帝,迅速得到媒体和大众的关注。

 

image.png


董子健很适合文艺片,之后无论是《少年班》还是《山河故人》,都令人对他超越年龄的演技十分称道,尤其是在《山河故人》里和老牌影后张艾嘉飙戏,还上演了”忘年拥吻“,更凭借此片成为最年轻戛纳电影节影帝入围者。

 

image.png


见惯了大明星大场面,董子健的表演总给人一种特别松弛自然的感觉。这在与他同龄的演员中有着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2015年他凭电影《德兰》得到”金马奖影帝“的提名,虽然最终输给”老炮儿“冯小刚,但他在电影里的演绎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image.png


此次,他参演韩杰执导的电影《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原作被称为东野圭吾最温情的一部悬疑小说,董子健在电影里饰演阿杰这也角色,猫眼在影片上映之际,采访了董子健,与他畅聊关于“解忧”的那些事。

 

image.png


阿杰和张到乐有共鸣,自己和老爸也就看球时吵两句


在剧中阿杰演的是彤彤和小波的大哥,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弟弟妹妹,也许方式是错的,但阿杰这么做全是出于对弟弟妹妹的爱,在解忧杂货店的一夜之后,他也有了自己的成长,有了自己的方向。

 

image.png

很多人认识董子健是从《山河故人》里的张到乐开始的,当被问到如果是张到乐给解忧杂货店写信,他会写什么,而阿杰又会怎样回复的时候,他说:“我觉得张到乐很想见到他的妈妈,阿杰怎么回呢,说去吧。张到乐我觉得他可能会更多的想解决他和爸爸之间的一些烦恼一些冲突,因为阿杰可能也是这样的人,他跟很多人会有冲突,他从小家是破碎的是不完整的,所以我觉得可能阿杰跟他有非常强的共鸣,我觉得有的时候他其实并不需要解决,只要阿杰说出他自己的故事,我觉得到乐自然的忧愁就会迎刃而解了。

 

image.png


而他自己则很少与家人产生冲突,家人都很开明,很尊重他的选择。与父亲顶多会因为看球有一些小意见。比如看中国足球或者亚洲杯的时候,关于谁支持什么队的时候有一些意见不合。“男的之间就这点事,第二天就好了”。

 

有烦恼很重要,用心中的保护欲塑造阿杰


在谈到如何塑造阿杰这个角色时,董子健谈到最多的词是“保护欲”。他认为每个角色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在演戏时要把这个部分拿出来无限放大。而塑造杰时,他的这一部分就是“保护欲”。“每个人都有保护欲,每个人都愿意去保护别人,那我就要找到我心中这个保护欲我拿出来放大就变成了阿杰。所以其实每个人都说什么本色出演不本色出演,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是本色出演,不可能离开自己太远。”


image.png


既然是解忧杂货店,当然不能避开“解忧”这个话题,董子健觉得阿杰其实没有什么强大的忧愁或者困惑,他的困惑只是他们现在该怎么办,因为他们很紧张很不知应该去哪,很怕有人注意上来有人去抓他们。“他更多的是不知所措,所以他就想解决这个事情,就是说我们应该逃到哪,我应该保护这两个人不被抓到,就算我怎么样也无所谓”。


关于烦恼在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董子健觉得有烦恼很重要,烦恼进步的途径,“人如果没有烦恼你没有成功,当你有了烦恼你去解决这个烦恼之后才有成长,才可以继续成长,也许你记不住,但是潜移默化的帮助你过好你人生的一个东西”。


屏幕快照 2017-12-26 下午3.39.02.png


随遇而安的无忧人生,我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说到董子健自己的忧愁,他表现出一种不符合他年龄的豁达和坦然。活在当下更为重要,过去的烦恼根本不会记得,每个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不一样的的烦扰,但人总会给自己给自己找到方向。”我是比较随遇而安而活着的人,我不会想说我未来有什么忧愁,我之前有什么忧愁,我现在有什么忧愁,不会有这种感觉。“

 

image.png

成长于开明开通的家庭环境,年纪轻轻就已在演艺道路上丰收无数,听起来董子健的生活可以用”无忧人生“来概括了,但他自己说其实谁都有忧,只是有些人不愿意说罢了,而他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为什么大家来看解忧杂货店,是因为年末了大家其实在一年之中都会有一些所谓的烦恼忧愁,或者没有解决的事情,但是其实看了解忧杂货店以后,我觉得看进去的人他会有答案,就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心里的答案。”


24岁的董子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清楚要怎样活着,看起来他比很多与他同龄的人走的更远,他也有着自己的烦恼,但他说所有的烦恼都会得到解答,我们最终会找到自己的方向。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